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星际争霸:泰伦帝国

549 蒙斯克家的女人

  

  尹斯特尔·福斯蹲在再社会化工厂的大门外守了许久,他身边没有记录时间的工具,只是觉得大约是过了十几个小时。自那位叫西奥多·皮尔斯的帝国幽灵特工叮嘱尹斯特尔要守住这里,他就再没离开过半步。

他就站在阴影里,眼睛鹰一样地落在通过走廊拐角的必经之路上,耳朵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的声音。但尹斯特尔可以向圣母玛丽亚起誓,他连个人影儿都没有看到。

幽灵特工皮尔斯早就不见了,他恰如一个真正的幽灵,来无影去无踪。

泰伦帝国幽灵特工的作战方式跟旧联邦时期的还不一样,据说他们向星灵圣堂武士和黑暗圣堂武士讨教剑术和平衡灵能的能力,近距离交战时就拔出背后的两把钛合金锋刃的长刀跳进敌人间大杀四方。

到现在,尹斯特尔打出的唯一一发子弹就是用来给倒地的康拉德中尉补枪的那一发。

这一处的能源供应是完全被截断了,只剩下几盏有紧急电池供能的灯还在散发着微弱的苍白色光芒。而这里很久之前就连枪声都没有了,尹斯特尔也摸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帝国一定是对这座基地发起了突袭,但尹斯特尔对于正爆发于基地各处的战斗都一无所知。

尹斯特尔狐疑皮尔斯根本就没指望自己能做什么,只是怕他到处乱跑。这么一看,皮尔斯之前的那句话简直是在说:孩子,你待在这儿别动,最好刨个坑把自个埋进去,但刨的时候记着别伤着自己。

实话实话,凭尹斯特尔一个人也别想拦得住联邦复国组织身披动能盔甲的武装人员。他手里仅有从康拉德身上搜刮到的CK-27步枪和两枚破片手雷(Fragmentationgrenade)和一枚粉碎者手雷(Shreddergrenade),500的弹夹容量也只有不到30%。

要是敌人来了,他大概也只能舍生取义。

“快!快!快!”一阵整齐的踏步声从远处传来,尹斯特尔赶紧循声望去,只见几名身着动力装甲的高大人影正从南面的通道跑来。

“奎戈拜中校有令,杀死所有入侵者。勇士们,为联邦献身的时候到了。”

尹斯特尔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看到了他们盔甲上的蓝色反光和鲜明的联邦多星旗帜。复国主义恐怖分子在基地里从不掩饰自己的身份。

“那儿有人!”不出意外地,尹斯特尔几乎立即就被动力装甲的热感应系统所探测到。

“别开枪,自己人!”

电光火石之间,尹斯特尔心知自己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索性高举双手表明自己的身份:“我是康拉德中尉的副官,刚才我们遭到了帝国人的偷袭!”

“快一些,他们朝那一边逃去了!”

在尹斯特尔的印象中,这座基地的武装人员几乎都是再社会化士兵。这支小队仅有五人,有非再社会化军官指挥的可能性很低。

根据尹斯特尔学到的知识,再社会化士兵只会对编程的有效指令做出快速的反应,却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个时代,人类之所以能够胜过运算能力是自己千万倍的计算机,正是因为他们是有独立思想,具备想象力。

换句话说,再社会化士兵不能分辨似是而非的谎言。

并非所有的再社会化士兵都是蠢笨的木头人,这是改造程度与方式的区别。仅仅是替换记忆也能换得暂时的忠诚。

“......帝国人?”立时间,三道用于辅助瞄准的红色激光同时锁定了尹斯特尔的脸。只要一发刺钉子弹,就能击碎他的头颅。

“平民,他们去了哪里?”其中的一人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康拉德中尉,对其后颈处的巨大创口视而不见。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深入地思考过尹斯特尔话语中的漏洞。

“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我打伤了他们其中的一个人,这帮帝国杂碎跑不远的。”尹斯特尔看对方竟然信以为真,也就再没有那么紧张。他经历过异虫入侵战争,十二岁时就参加过保卫家乡的战斗,心理素质自是过硬。

“跟上我!为联邦献身的时候到了,勇士们!”那人立即挥了挥手,带笃信不疑的其他人就朝着尹斯特尔指明的那条通道跑去。动力装甲的速度何其之快,立即就走远了。

但那是一条死路,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挖掘的人员在挖出四十码长的隧道以后就戛然而止。现在那条隧道里堆积着钢筋废材和垃圾,只有一些生命力顽强的太空蛞蝓生活在其中。

这时候,尹斯特尔才呼出了一口气,算准了时间,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拉开了一枚破片手雷,朝着死胡同里丢了出去。想到这还不保险,片刻后他又丢了一枚粉碎者手雷。

破片手雷具备强大的破坏力,足以撕裂岩石,爆炸产生的碎片能够大规模地杀伤缺少护甲的士兵。对付老式的CMC-200动力装甲,这种手雷也是屡见奇效,而秃鹫车和枪挂榴弹使用的就是类似的破片榴弹。

而粉碎者手雷也是破片手雷的一种,只不过威力更大,对于身着重甲的陆战队员也是致命的。

“我很抱歉。”尹斯特尔在剧烈的爆炸声中捡起刚才放下的CK-27步枪,小心地去查看战果。

“愿善良的灵魂能到天堂去。”

手雷在狭小的环境里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其中的三人当场要么头盔被炸弹碎刺穿,要么奄奄一息。尹斯特尔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结果了被炸昏过去的另外两个人,再从他们的身上搜刮到了更多的武器弹药。

总计五把C-14步枪四颗破片手雷,还有数千发刺钉子弹。

而等到收获颇丰的尹斯特尔刚刚走出来,另一队身着蓝色动力装甲的联邦复国主义成员又走了上来。

“平民,刚才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这还是一个五人小队,话语中的死板和生硬立即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尹斯特尔怀疑他们都是同一个岗哨中的卫兵,此刻并没有更高一级的指挥官指挥他们,只能听从总指挥频道中的命令。

“长官,我们的战士在那个隧道里遭到了埋伏。”尹斯特尔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因为差点笑出了声音,连悲痛的表情都没有做得出来。

“跟上!我们得去营救自己的战友!”小队长大喊一声,没有一丝迟疑地冲了过去查看情况。

“这样怎么才能光复塔桑尼斯,重建联邦嘛。”尹斯特尔摇了摇头,摸出手雷又故技重施。

这些人简直就是按照固定程序做出反应的机器人,用的还是再社会化工程早期的技术,缺陷非常多。也难怪泰伦帝国关停了大部分的再社会化工厂,这种再社会化士兵只能用来填尸。

过了一阵子,蹲在再社会化工厂门口的尹斯特尔就又等到了一波再社会化士兵。再接下来,他笃定自己只要在这里守株待兔,敌人就会源源不断地送上来等着挨炸。

等帝国幽灵特工西奥多·皮尔斯带着一支战地豪猪特战部队返回的时候,尹斯特尔已经用同一招干掉了整整五波人。

就连经验老道的皮尔斯都惊掉了下巴,他本来还担心这个孩子,因此才在之前一直跟随着他。可就连精通心灵感应能力的皮尔斯也看错了人,对方看上去是只幼羊,实际却是吃人的恶狼。

此时此刻,尹斯特尔正满脸戒备地紧盯着外面的走廊身边堆满了手雷,打定主意情况不对就炸断隧道。突然,他惊喜地听到了皮尔斯直接投映在其心灵深处中的声音。

“你做了什么?孩子,要做到这,胆识和机智缺一不可。”皮尔斯第一次在尹斯特尔的面前现出身形,并摘下了自己的幽灵特工头盔。

这是个脸色苍白的男人,有着褐色的短发和褐色的眼睛,他有着深深的黑眼圈,看上去疲惫又颓丧。明明看上去还不足三十岁,语气老态的就像是饱经沧桑的中年人。

“我只是利用再社会化工程的漏洞——克哈斯蒂尔灵纪念军官学院的入学考试中就有这样的一道题......”尹斯特尔没由来地在皮尔斯的身上感到一阵亲切,仿佛是被对方的情绪所感染:

“你们已经拿下了这个基地吗?”

“是的,多萝西·蒙斯克大公亲自带着维丽蒂亚的帝国海军来解救人质。这一次的行动很成功,马库斯·奎戈拜一被击毙,他的部下就阵脚大乱。”皮尔斯回答说。

“我记得这道题......那是大帝自己出的题目,听萨科说他对这个题目还很满意——哈哈哈哈——”接着,皮尔斯发出了一声轻笑:幽灵们几乎从不笑,但这是过去的事情了。

“蒙斯克陛下年轻的时候就干过类似的事情,你其实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告诉那些再社会化士兵你是康拉德中尉手下的军官,再带着他们去对付其他的恐怖分子。”

“帝国海军上将,游骑兵司令,詹姆斯·雷诺就这么说过:把敌人都打趴下,这就是我们要的胜利。”尹斯特尔说对着皮尔斯点点头说:

“下一次我会考虑您的建议。”

雷诺上将曾经参与编写了帝国陆战队操典手册,本人也说过许多值得学习的名言金句。相比之下,埃德蒙·杜克上将的话就透着他鲜明的个性。

稍息立正,现在就让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打了多少胜仗。——埃德蒙·杜克。

“还有下一次......”皮尔斯笑得更厉害了:“对,也许还有下一次。”

“孩子,帝国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将成为英雄,正如你的姐姐和你的朋友们所期望的那样。在经历了几年的和平生活后,许多人都认为战争已经远去,但真正黑暗的时代即将到来。”

“拿去武器,保卫帝国,不要再让联邦复国组织和异形敌人伤害我们所爱的人和他们所爱的一切。”他比尹斯特尔想象中的健谈得多。

“奥古斯都皇帝给了所有前联邦幽灵特工选择的机会,而我自己选择了现在的生活。”

尹斯特尔是斯蒂尔灵纪念军官学院的预备学员,未来必将大放异彩。

“来吧,孩子,你立了大功。”皮尔斯总是把尹斯特尔称作孩子,在他眼里对方仍然是个需要被保护的人。幽灵特工才是杀手,而现在则是守护者。

“跟我来,你的功勋应当被铭记。”

尹斯特尔没有多想就跟着皮尔斯穿过错综复杂的基地隧道,前往小行星内部的中央控制室。他猜到了自己一定会被嘉奖,却没想到来的却是那位着名的帝国之花多萝西·蒙斯克公主。

这时位于小行星深处的中央控制室里早已站满了身着红色动力装甲的帝国士兵,地面上则是一道道仿佛由刷子刷出来的殷红色血迹,那是被拖走的联邦复国主义者的尸体所留下的。

远远地看过去,多萝西公主,维丽蒂亚公爵就站在皇家卫队之间。

公主有诸多称号,她是维丽蒂亚大公,人民心中的女王,她是不容亵渎的高洁之花,所有男孩心中的梦中情人。

但她并非那些贵族小姐那样娇贵,而是以手腕和智慧而闻名。自从以铁血的手段清洗了维丽蒂亚主星一座城市的反抗者后,多萝西·蒙斯克就被称为血公主。

尹斯特尔记忆中的多萝西公主还是她十八岁时在尤摩扬拍摄的照片。那时她穿着绣着金线、钉有珍珠网的白色曳地礼服,肩上披着那条装缀着红宝石、蓝宝石和钻石的披肩,身边站着两排穿白礼服的克哈之子卫兵。

而现在的多萝西不仅比那时成熟了,也更迷人了。

多萝西公主穿着深蓝色的海军军官制服,灰色的发髻高雅地盘在后面,身上点缀着金色的麦穗勋带。

二十岁出头的姑娘正是美丽的时候,正是最好的时候。

她高贵的脖颈素白如天鹅,仿佛敷着霜花的雪地。她是如此的高雅,她眉宇间调查英武与头顶皇冠的奥古斯都大帝是如此的相像。

正如大帝所言,所有人都爱着多萝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